关于同民主党派的关系及台湾问题

更新时间:2011-04-21 15:30:19 浏览次数:866
时间:
 
    关于同民主党派的关系及台湾问题  注【这是乔石同志在全国政协八届五次会议民主党派联组讨论会上的谈话要点。】
 
    (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乔石
 
    今天到政协来参加联组讨论,刚才委员们的发言对我很有启发。下面就几个问题谈一下我的想法。
    第一,关于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关系。共产党跟民主党派的关系,我们党说过十六个字:“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长期共存”是多长时间?我认为,无论是从我们国家的历史来讲,还是从目前状况以及今后发展来讲,恐怕我们党有多长时间,各个民主党派跟中国共产党的合作也会有多长时间。民主党派跟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从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一天起到现在,也已经快五十年了。所以说共产党与民主党派的合作会是很长时间的。“互相监督”很重要,包括民主党派对共产党的监督和共产党对民主党派的监督。其中更重要的是要更好地发挥民主党派对共产党的兄弟般的监督、帮助作用。当然,要发挥这个作用,首先要共产党自己欢迎监督。共产党是全国最大的政党,而且处在执政的地位、领导的地位。如果处于领导地位而不太欢迎、不太希望、不太重视其他民主党派的监督,那么,这个监督就难搞了。所以,关键是我们共产党要有欢迎监督的态度。这种欢迎监督不是表面上的,而是很真诚地接受批评、帮助和监督,这样才能搞好中国共产党跟各民主党派之间的关系。至于“肝胆相照、荣辱与共”,那就要求更高了。真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是非常好的,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关键也在于中国共产党的同志特别是领导同志,对于民主党派要以诚相待。如果真正做到以诚相待,不是应酬一番,“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就有基础了。比如同志之间谈心,要谈心就得以诚相待,否则就很难。同志之间是这样,政党之间也是这样。只要我们共产党能够很诚恳地对待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群众团体,多党合作的局面就可以搞得比校好,整个政治协商的空气就会搞得比较浓。
    第二,关于台湾问题。大家都知道,台湾老百姓是愿意统一的。台湾国民党当局长期渲染说共产党是洪水猛兽,还说我们要把台湾现在的财富分出来给大陆,这当然纯粹是捏造。如果说整个大陆十二亿多人口要依靠台湾两千多万人口的财产来致富,那简直是笑话。中国要发展,还得靠我们在大陆上充分发挥各族人民、各个方面包括各政党的积极性,用各种办法逐步实现现代化,使国家富强起来。邓小平同志一个伟大的贡献,就是在他领导下把“文化大革命”后期中国的状况从根本上扭转过来,创造性地带领我们国家走上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真正走上了繁荣富强的道路。这是很了不起的。邓小平同志很有创造性,很有政治勇气,敢于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比如他提出实行改革开放,而且不怕在这方面出现一些新的问题。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的十八年,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我们继续沿着邓小平同志开辟的这条道路奋斗下去,再过十年二十年以至更长的时间,中国的情况还会有更大变化。最近几年,我每年都到上海去一次,了解一下国有企业改革的状况。上海的建设和改造速度比较快,很可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个特大型城市,在短期内取得这么大的进步,而且成为带动全国发展的一个“龙头”,这是很不简单的。有这样的改革、这样的发展速度,大陆人民的生活水平还赶不上台湾?我们将来还要赶上世界发达国家的水平。
    对台湾问题,总的来讲我们还是希望和平解决,实现“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统一后仍然保持它现在的社会制度。台湾当局没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我们“一国两制”的承诺,因为很快香港就要实行了,接着澳门也要实行。至于说到打仗的问题,我们当然希望不打。去年为了反对李登辉搞“台独”,我们进行了军事演习。这次演习引起美国极大的重视,对“台独”势力是个打击。现在中美增加了接触,这次美国国务卿奥尔布鲍特来,感到比较满意,谈得也是平心静气的。对台湾问题、我们诚心诚意地希望能够和平解决。最近我见了葡萄牙总统,我跟他讲,估计澳门问题好办一点,他也这样看。我说具体问题是会有的,但是经过中葡双方共同商量是可以得到解决的。我们的建设在不断发展,加上有香港和澳门回归的例子,台湾虽然隔着一个海峡,但统一是人心所向,再通过我们各个方面多层次长期地努力,我相信有可能争取实现“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当然这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要花时间,我们是有足够耐心的。
    对实行“一国两制”,台湾当局很害怕,特别是李登辉很害怕。他连“三通”都害怕,不愿意“三通”,怕“通”多了,他控制不住,所以他还在阻挡“三通”。其实所谓不直接“三通”,就是要经过香港这个中间环节。现在香港很快就要回归祖国了,只要我们坚定地实行“一国两制”的方针,掌握好政策,切实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对台湾的影响就会相当大。经济上我们也不需要向台湾要什么东西,我们自己可以发展起来。对解决台湾问题,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因为这关系到国家的主权,关系到国家的统一。我们既然没有承诺放弃武力,当然就得有所准备,毫无准备不行。
    第三,关于进一步发挥政协在立法过程中的作用问题。我赞成政协应在立法过程中很好地、充分地发挥作用。立法的问题宪法有规定。人大的立法,每一次都广泛征求政协和其他各个部门的意见。全国人大对法律草案征求意见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公开的,对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也都是公开的。希望根据宪法充分发挥政协在立法中的作用,也发挥政协在民主监督方面的作用。我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
 

深圳大学党委组织部统战部 办公楼512
电话:26536609 电子邮箱:zzb@sz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