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文:“以人为本”与“和谐为贵”

更新时间:2011-04-20 15:47:15 浏览次数:1408

当今世界,人类文明正处在又一个重大转折时刻,继经济全球化之后,文化全球化成为紧随其后的一种必然趋势。

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贵和”。可以说,“和”是中国历史文化的特征向量,古代先哲的生命信仰和思维基础。

将“和”用于人际关系,以宽和的态度待人,就会取得众人的信任;将“和”用于政治,则能促进历史发展,文化繁荣;将“和”用于经济,则能促进生产发展,经济繁荣;将“和”应用于文化,则可使百家争鸣,理论创新;将“和”应用于养生,得和则盛,得和则寿;将“和”用于战略决策,则贤才蜂聚、良言潮涌、上下通达、左右和谐、弊端早现、创新迭出;将“和”用于外交,则“协和万邦”,实现“万国咸宁”、“天下太平”。

当今时代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但在我们眼前的世界却并非和谐。人类在自然资源的争夺、国际秩序的平衡、意识形态的认知、宗教文明的信仰等许多问题上的纷扰,矛盾不断,导致出现了霸权主义、强权政治、领土争端、地区冲突、恐怖主义、环境污染、全球变暖、贫困蔓延、自杀上升等现象。概言之,也就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产生了严重的冲突,并由此引发了人类的生态危机、人文危机和精神危机。这是人类21世纪面临的共同的挑战,关系着人类未来的生存和发展。一个和谐世界的图景应该是人类能够科学合理地对待与自然、与他人、与自我的关系,实现人与天和、人与人和、人与己和。中国独具魅力的“和”文化,应该可以为化解人类面临的危机与冲突带来新的智慧。正如英国哲学家罗素所说,“中国至高无上的伦理品质中的一些东西,现代世界极为需要。这些品质中我认为和气是第一位的”,这种品质“若能够被全世界采纳,地球上肯定比现在有更多的欢乐祥和”。

数百年前,西欧历史上发生了一场持续200余年的文艺复兴,带领西欧走出中世纪的蒙昧和黑暗,迎来了现代文明的曙光。文艺复兴是“黑暗时代”的中世纪和近代的分水岭,是使欧洲摆脱腐朽的封建宗教束缚,向全世界扩张的前奏曲。这场文艺复兴的核心内容是人文主义,反对神权和神性。在中世纪,理想的人应该是自卑、消极、无所作为的,人在世界上的意义不足称道。文艺复兴发现了人和人的伟大,肯定了人的价值和创造力,使人权和人性得到空前的张扬,成为人们冲破中世纪的层层纱幕的有力号召,因而这一时期被称为“巨人的时代”。现代科学的发展、地理大发现、民族国家的诞生等都得益于文艺复兴中倡导的人本精神。文艺复兴把“人”从“神”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把生产力从封建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人”的作用空前放大了,可以上天入地,呼风唤雨,转化基因,试管造人……刚刚过去的20世纪是人类社会大发展的时期。在这100年中,科技上的进步、经济上的发展、思想上的解放和艺术上的创新,都是人类智慧空前的展现,是以往几千年都难以做到的。

然而,20世纪同样也见证了人类之间的相互残杀,对自然的大规模破坏和大量的贫困、饥荒、疾病。21世纪人类社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也面临空前的挑战。我们看到,文艺复兴以来解放了的“人”,又过度膨胀了:“人”对自然过度开发、环境污染、全球变暖;“人”对社会为所欲为,地区冲突、强权政治、恐怖主义的争斗越演越烈;人对人损人利己、尔虞我诈,次贷危机席卷全球,几乎造成全球范围的经济衰退和恐慌。伦理危机、环境危机接踵而来,人类处于全球性的危机之中。

身处危机的人类需要救赎,社会的发展需要寻找新的方向,时代呼唤着一场新的文艺复兴。经典意义下的文艺复兴是对个体价值的发现,是“我”的觉醒。当下我们需要更新文化价值,转变对人和人的价值的看法,矫正“我”的过度扩张,实现对“我们”的价值约束,把过度膨胀的人还原为一个“和谐”的人,建设一个人与自然和谐、人与社会和谐、人与人和谐的新的“和谐世界”。

中国文化因其独有的精神内涵因应着这个时代的需要。英国的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避免人类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什么是中华民族“独特思维方法”?概而言之,就是中华民族所一贯主张的“和谐理念”。

中国主张的对内“构建和谐社会”,对外“共建和谐世界”的“双和模式”,“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体现了中华文化的深邃智慧,涵盖了新的文艺复兴的核心思想内涵——人类社会的全面发展、和谐发展、科学发展。

(作者系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

深圳大学党委组织部统战部 办公楼512
电话:26536609 电子邮箱:zzb@szu.edu.cn